直通屏山|东南空间|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军事|图片|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龙岩频道 > 正文

一位“白衣勇士”的援非纪事

2019-03-27 11:07:19 李凌生 郑嘉雯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邱妤   我来说两句

丘赠峰在博茨瓦纳参加义诊活动。(上杭县医院供图)

东南网龙岩3月27日讯(记者 李凌生 通讯员 郑嘉雯)回国后的几天,丘赠峰已经在家里迎来好几拨前来探望和慰问的亲朋好友及同事。如今,他的假期生活逐渐恢复了平静。

一年前,他告别家人和同事,以中国第15批援博茨瓦纳医疗队成员的身份第一次踏上非洲土地。他是上杭县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第一位援非医生,也是这批46名援博医疗队员中唯一一个来自县级医院的医生。

故事要从三年前说起。

2016年,福建省卫生部门下发文件,要在全省范围选派医护人员组建第15批援博茨瓦纳医疗队,丘赠峰自告奋勇报了名。

“医院符合条件的有六七个,只有丘赠峰是主动报名的。”上杭县医院副主任医师何华庆是丘赠峰的同事,在他看来,参加援非队伍既是一种光荣,更是一种挑战。博茨瓦纳位于非洲南部,那里医疗条件落后,传染病肆虐,是全球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艾滋病犯病率在30%以上,医护人员稍有不慎就可能受到感染!”何华庆说,作为医护人员,丘赠峰对此心知肚明,因此,作出这样的决定需要极大的勇气。

事实上,在工作中划伤、因接触艾滋病人的体液而受到感染,这在丘赠峰援非之前只是一种风险,而到博茨瓦纳后,就是发生在身边的现实了。丘赠峰告诉记者,与他同行的一个护理人员,就是在一次职业暴露中感染了艾滋病毒,因此她每天接受各种检查和检测,并服用了一个月的阻断药才避免了进一步感染。

援博时期为两年,中途只有一次探亲假,前期还要到福州进行长达10个月的脱产培训。对于丘赠峰的决定,妻子龚桂华刚开始并不支持。在她的印象中,非洲环境恶劣、经济落后而且战乱频繁,“而且家里只有我和婆婆,孩子才4岁”。

尽管援非愿望强烈,但丘赠峰也确实有过犹豫。为此,他从不同渠道打听博茨瓦纳的情况,还向曾经参加援非的同学咨询。在得知博茨瓦纳政局相对稳定、援非队伍后勤保障已经大有提高之后,丘赠峰耐心地说服了家人。就在丘赠峰即将启程前往福州培训时,妻子得知自己已经怀有1个月的身孕。“待产期和产后护理我都不在身边,她们在家里确实很辛苦。”每次回想起那段日子,丘赠峰都心有愧疚。

2018年3月14日,援博医疗队飞抵博茨瓦纳,丘赠峰一行20人被分配到位于该国首都哈博罗内的玛利亚公主医院。丘赠峰说,尽管是首都,但哈博罗内似乎就像中国的一个县城,大部分都是两层楼,只有商业区可以看到五六层的房子。

虽然政局相对稳定,但哈博罗内的治安情况却不尽如人意。“店铺到下午5点半就开始关门,7点钟街上基本见不到人。”出于安全考虑,援博队员每天保持驻地与医院两点一线的行程,尽量减少外出。饶是如此,发生在身边的入室盗窃、拦路抢劫案件还是时有耳闻。

“幸好,当地人对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医护人员很友好。”丘赠峰说,多年以来,中国持续向博茨瓦纳派遣医疗援助队,中国医生以精湛的医术赢得了当地政府和民众的信任与尊重。他还记得,一次趁空闲时间和另外两个队员来到离住处不远的博茨瓦纳国家博物馆参观,不巧碰到博物馆闭馆维修,“得知我们是中国医疗队的成员,他们便破例开馆并热情地带我们参观”。

“那里的医院科室没有很细化,诊疗水平确实跟我们有一定差距。”2018年6月的一天,一个17岁的高中生突然在学校昏迷,被送进玛利亚公主医院急诊室。丘赠峰说,患者送到医院时脸色煞白、呼吸急促,病毒性心肌炎在当地比较罕见,当地急诊科医生拿不定主意。丘赠峰立即将其送入ICU病房,并给予正确治疗。20多个小时后,男孩终于苏醒过来,家属连连称谢。凭借着出色的表现,丘赠峰的内科门诊越来越受欢迎,除了患者,医院职工也喜欢找他看病。

随着返博日程日渐逼近,丘赠峰在家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看着已经能在客厅走路的小儿子,丘赠峰眼里满是不舍。但作为援非队员,他清楚自己身上的责任和使命。“当看到那里疾病肆虐的环境,看到患者渴望帮助的眼神,我相信任何一位医者都不忍心拒绝。”丘赠峰说,在博茨瓦纳工作的时间越久,越能体会到医生这份职业的神圣。

在一篇援博日记里,丘赠峰这样写道:因为爱,一批又一批的中国医疗队员续写着动人的援外篇章;因为爱,让我们这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消除地域和种族的隔阂。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 博客热图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